-Vanitas-

ummm

佚川:

并不会被划进考试范围的阶级导师和文化领袖的故事。 

关于某部听力障碍与校园霸凌题材的漫画作品与电影的一些话

是的声之形简直恶心爆炸

❤:

真的气到憋不住了跑到lofter上讲一下
作为一个被校园霸凌过的人,
从一开始这部漫画大热的时候它的卖座就让我感受到了生理性不适。
随后的剧情发展也是让我觉得滑稽可笑,这里不多说。
更让我心凉的是,这部作品完全站在了霸凌的加害者的立场上,完全抹去了受害者受过的创伤。
霸凌的情况里加害者必然多于受害者,所以这部作品可以说是给了参与过霸凌的加害者一个心理安慰,安慰什么?安慰它们害怕遭到曾经做过的恶的报应的心。一部纯粹告诉你,霸凌别人无所谓,反正被霸凌的人会原谅你,即使不被原谅也无所谓,你现在是个好人那过去做的恶就能一笔勾销。这部漫画就是在呼吁这种东西。
既然这部漫画牵扯到听力障碍的题材,就再简单说说吧
漫画作者的家庭是治疗听障相关,然而作品中最多也只体现了对听障人士的怜悯,甚至能直接感受到【听障人士就是残障无药可医】的主张,以及大家可能有些不了解,影院为了方便听障人群会在电影右边添加字幕,然而这部打着关怀听障人士的电影上映时竟然没有字幕。
霸凌是一个缓慢而残酷的过程,受害者往往能明确地感受到自己能承受的底线在一点点一点点的下降,自己在慢慢的失去自己,但达到了最低值的时候往往会对受害者造成永久的损伤。我也【祈求】过加害于我的人的道歉,以【我的原谅】为筹码换了一句轻描淡写的对不起,然而他们内心完全不觉得自己过去做过的事有错,只是害怕被我打击报复。而后来我人生的大半时间都活在痛苦里,只能用大吵大闹蛮不讲理来掩饰自己脆弱的内在,这也只是模仿着那些加害者的行为,似乎这样能融入到大的人群里或者这样就不会再次受到伤害。现在我也依旧害怕与人的交往,即使我全力去尝试,我还是害怕被霸凌,讨厌学校,讨厌人群密集的地方,永远失去了相信别人的能力并潜意识地远离人群,尝试着变得开朗并残喘着试着找回自己的社会能力。在那些伤害过我的人享受青春的同时。如果我也能没有忌惮地享受青春就好了。


我会原谅他们吗?怎么可能,我用一生的大部分时间去填补这个缺口,无论是精神还是财力都像无底洞一样弥补不了,怎么会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能一笔勾销的?更何况加害者抱着【你怎么还念着那么久以前的事好害怕被你报复还是随便道个歉吧】的态度。


的确这部作品反映了相关霸凌的人间真实,所以就不要打着治愈与关怀的招牌了,我想无论是霸凌的受害群体还是听障群体都不会接受这部作品大卖。

呼哧呼哧地拉了一辆罗曼咕哒车

太可爱了吧😭😭😭

mk:

* 罗曼x咕哒子,乙女向,便利店现paro,恋人前提。用来犒劳马上就要忙起来的车友,车速很快注意背后。


 总之,惯例的认清作者注意避雷。


 跟橘猫司机一起去便利店兜风

【刀剑乱舞】当你在万屋和他们走丢后

梧桐夜子: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OOC有








————————————————————




【三日月宗近】




为什么明明知道某刀自带迷路属性还是会特意带他来万屋呢?


 


你认真思考了两秒,得出结论。


果然,还是为了光明正大的晒吧?


 




想通了的你果断扭头,去找工作人员登记自家不省心的走失老人。


 


听完情况后,穿着工作服的小哥露出了然的表情,领着你来到了万屋专门开辟出的暂供停留走失刀的场地。




放眼望去一片蓝靛海洋,数十把【三日月宗近】聚在一起,熟络的谈天说地,捧着茶杯笑眯眯的,那扑面而来的老年人慈爱气场让你迟疑了下,没敢走过近。


场地外,一群非婶正在各种朝拜蹭欧气或试图诱拐老年刀回本丸。




你“……”的观望了半响,摇摇头。


不,这里面没有自己的三日月。




就在这时,你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灵力波动。




身后,又一名三日月宗近正扯着工作人员的袖子,忧心忡忡道:“是的,我家主君一眨眼就走丢了,哎呀哎呀小姑娘真是不让人放心呢。”






被“走丢”的你:“……”




算了。




爷爷你开心就好。←_←






 


【石切丸】




发现和papa走丢之后你一点也不着急,甚至还有心情按照原定计划,挑好要买的东西,付过钱之后这才不急不慢的原路返回。




果不其然,途中遇到了正在赶来的石切丸。




你拍拍他的肩膀让他不用担心了,接着极为自然的把东西交给他拿着,两人闲聊着,终于在半小时后回到了本丸。


 可喜可贺。








【小狐丸】




待你急忙的往回跑时,一眼就望见人群中,银发的青年眉宇夹着隐隐忧虑,却还是耐着性子,礼貌的对路过的其他审神者询问着。




在你没来得及出声喊他前,对方似乎觉察到什么,蓦然抬头朝你的方向直直望来,猩红的眼精准无比的锁定住你。


那一瞬间的危机感让你顿了片刻,就在这瞬息间,小狐丸就绕过人流,赶到你的身边,伸臂将你紧紧抱住。




收敛了身上略显强势的野性气息,身形高大的青年抱着你依恋的蹭了蹭后颈,模样如同终于寻到归巢的幼兽。




“主人去哪里了?”


在大街上被抱住,你还是有些不太自在,避开他人会意的目光,拉着他往回走,附带着一路顺毛安抚。




直到将油豆腐端给他时,你才恍然回神。




等等。


走丢的不是他吗,为什么最后道歉的要是我??


 






【鸣狐】




因为鸣狐的话很少,一路上都是伴狐在和你交流,为了方便,到后来它干脆就跃上了你的肩膀缩短距离。


两个话唠遇到一起的结果就是,直至你和伴狐因为颜色问题争执不下,回头打算征询意见时,才发现原本一直默默跟在身后的鸣狐此时不见了踪影。




“……”


“……”




一人一狐面面相觑,而后同时发出一声惊叫。


“诶诶诶诶诶诶!??”




当即东西也不要了,急匆匆的返回街上找人。


“怎么办怎么办?鸣狐那么不不善言辞,要是在下不在身边他要怎么和其他人正常沟通?这真是在下的失职!”


“不不不不都怪我拉着你!鸣狐那么乖那么安静那么听话!要是被居心不良的人拐跑了,我回去是要对粟田口势力剖腹谢罪的节奏啊!”


“鸣狐!鸣狐你在吗?”


“不好意思,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带着面颊的……额,对对对,就是鸣狐!”




你和伴狐一路吵吵闹闹的叫嚷过去,隐约还听见其他的审神者“谁会绑架一把打刀啊”“带着面颊的不就鸣狐刀吗为什么还要描述外貌”之类的吐槽,心急如焚的你并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和伴狐你一声我一声的沿街叫唤。




最后是在不远的一家团子店门前发现的他。




会带来万屋的刀里,鸣狐出现的频率算不上不高,加上灵力的共鸣,你可以确定那个两手都举着团子的就是你家的刀。




你唰的冲上前去,还未站稳就噼里啪啦砸去一堆问题。


“你要吓死我了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了,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还是哪里不对劲?”


“呀咧呀咧,果然鸣狐没有在下不行啊,这么让人担心可是不好的。”




面前的付丧神被你和小狐狸吵得微蹙起眉,他略略歪头思考了片刻,果断的把手中的团子一手一边的塞到你和小狐狸的嘴里,终于获得了些许的空隙得以回答。




“我回应了。”他眨眨眼。




声音一如既往的磁性好听,以及……低沉。




好吧。


你大概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咬下嘴里的团子,你木然想。




要不干脆给他配个小蜜蜂扩音器之类的?




 




【小夜】




等你焦急万分的在人群中找到那个小个男孩时,已经过去了好一段时间。




小夜站在一条小巷的入口处,避开了街上的人流,背靠着凹凸不平的墙,静默的盯着自己的脚尖,看起来像是在发呆,脸侧的碎发垂落了下来,稍许盖住他眼中的一片暗沉。




你莫名的心口一抽,拨开人群高声唤出他的名字。


“小夜!”




孤僻的男孩飞快抬头,被你一个飞扑加熊抱抱得一个趔趄,退了半步后很快便很快稳住了身子。


他低着头,静静听着你连续不断的解释道歉,神色怔然。




“原来不是——”




打算丢掉我吗……?




未尽的话语被温暖的怀抱尽数消融在了口中。




在你所看不见的方向,有着冷系发色的男孩生涩的抿了下唇,晦暗复杂的光自他眸中一闪而过,随即渐渐软化,似是安下了心


他难掩笨拙的伸出手臂,回应一般的抱住你,小心翼翼的抓紧了衣服的布料。




“回家吧。”


“……嗯。”










——————————————————————————


嗯,想写这个是因为前几天跟我愚蠢的欧豆豆去买东西走散后,他心很大的直接回家了






带着我放在他那的钱包一起





【梦间集】喊三次他们的全名

梧桐夜子:

*OOC有








——————————————————————




【金铃索】




—“金铃索”


他闻言先是略微一顿,侧了侧首,淡金碎发半掩下,宛若琉璃的浅色眼眸自以为隐秘的飞快掠过你一眼


—“……”


 


—“金铃索”


颇为不自在的抿紧唇线,他小幅度的调整了下坐姿,似是不安,不由蹙眉望着你


—“……为什么突然这么叫了”


 


—“金铃索”


你注意到他原本置于膝上的手渐渐握成拳,指尖抵在掌心努力让自己显得镇定一些,不过视线相交时,少年还是忍不住将目光躲闪


他欲盖弥彰的轻咳一声,声线涩然


—“像原先那般……咳,喊金铃儿,不,不好吗……?”


 


 


 


【虎头金刀】




—“虎头金刀”


走在正前方,身高尚不及你的男孩像是被吓了一跳,猛的转头看向你,不可置信的问道


—“诶等等等等!你喊我什么?”


 


—“虎头金刀”


他垂在身后的尾巴僵直了一瞬,随后匆忙几步赶来到你身前,瞪大了的眼透彻如同琥珀色的玻璃珠,此刻却满溢慌乱,他伸出一指指着自己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虎头金刀”


他怔怔的哑然半响,恍然回神,像只害怕被遗弃的小兽,忐忑的轻轻拉住你的手,搭在自己无精打采垂下来的耳朵上,试探性的开口


—“耳朵给你摸……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妙手白扇】




—“妙手白扇”


眼前男子挑起半边眉,薄唇微挽,他似笑非笑的朝你投来一眼,好脾气的回了一句


—“嗯?”


 


—“妙手白扇”


他敛眉低低笑了几声,神色莫测,直起身好整以暇的理了理衣袖,将扇子放入手中


 


—“妙……”


带着凉意的扇骨悄然落在你唇上几寸的地方,将你未尽的话语悉数堵回


眼帘稍许低垂,你只能看见他眼中眸光幽微,泛着淡如烟云的寒意,几不可查,静了片刻,他缓声道


—“在下可不允许如此生疏的称呼”








————————————————————


因为我平时都是这么叫他们的→金铃儿/小虎/白扇




所以不是我不想写其他人,而是我真的和他们不熟,要不就是没有昵称← ←





清单|视觉艺术类网站(偏摄影,提高审美必备)

nus:

11:



我最喜欢自己哪张照片?我明天将要去拍的那张。




—— 伊莫金·坎宁安












好的摄影并不在书本的理论知识里,而是要多拍、多拍、多拍。大量的实践积累,坚持做好这件事,一定会得到回报。




在多拍照的基础上,私以为还应该有一套美学训练,可惜国内并无完善的美学教育。大众在提高审美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因此,整理了一份 国外摄影 / 视觉艺术网站 清单(部分需要连VPN才能看),希望能对包括摄影师、摄影爱好者在内,都有所帮助。




沉浸在图片社交网站的互相点赞、系统加精里,只会让人固步自封,甚至退步。不如多看看世界上的其他年轻摄影师、艺术家、爱好者们都在拍些什么、做些什么。




此清单会在我的知乎长期更新。



















ahorn magazine







http://www.ahornmagazine.com/ahorn/















Aint-Bad Magazine







https://www.aint-bad.com/















AIPAD







http://www.aipad.com/















Another Place Magazine







http://anotherplacemag.tumblr.com/















Aperture Foundation







http://aperture.org/















Appreciation Society







https://www.appreciation-society.com/















Archice Collective Magazine







http://thearchivecollective.com/















ARTISAN







http://www.artisan-journal.com/















ART STACK







https://theartstack.com/















Bēhance







https://www.behance.net/















Branding Magazine







https://www.brandingmag.com/















brett-mag.com







http://brett-mag.com/















British Journal of Photography







http://www.bjp-online.com/















burn magazine







http://www.burnmagazine.org/















C 41 Magazine







http://www.c41magazine.it/















Cargo







http://cargocollective.com/















C-Heads Magazine







http://www.c-heads.com/















Collec Magazine







http://collecmag.com/















Creative Boom







http://www.creativeboom.com/















Croco Magazine







http://www.crocomag.com/en/















DAZED MAGAZINE







http://www.dazeddigital.com/















Deep Sleep







http://deepsleep.org.uk/















DONTPOSTME Magazine







http://dontpostme.xyz/















EMAHO Magazine







http://www.emahomagazine.com/















Fashion Grunge







http://fashiongrunge.com/















Feature Shoot







http://www.featureshoot.com/















FFFFOUND!







http://ffffound.com/















FlakPhoto







http://flakphoto.com/















Foam Magazine







https://www.foam.org/















FotoRoom







http://fotoroom.co/















Fraction Magazine







http://www.fractionmagazine.com/















F-Stop Magazine







http://www.fstopmagazine.com/















Fujifeed Magazine







https://fujifeed.com/















GUP Magazine







http://www.gupmagazine.com/















i-D







http://i-d.vice.com/en_us















iGNANT







https://www.ignant.com/















Illusion Magazine







http://illusion.scene360.com/















Issue Magazine







http://issuemagazine.com/















issuu







https://issuu.com/















It's Nice That







http://www.itsnicethat.com/















Justified Magazine







http://www.justifiedmagazine.co.uk/















JUXTAPOZ Magazine







https://www.juxtapoz.com/















KALTBLUT Magazine







http://www.kaltblut-magazine.com/















Lekker Magazine







https://www.lekkerzine.com/















Lenscratch







http://lenscratch.com/















LensCulture







https://www.lensculture.com/















METAL Magazine







http://metalmagazine.eu/bi















Minimal Zine







http://minimalzine.tumblr.com/















Musée Magazine







http://museemagazine.com/















Noice Magazine







https://www.noicemagazine.com/















Obscura Magazine







http://www.obscura-magazine.com/en/















Of the Afternoon







http://www.oftheafternoon.com/















OFF THE RAILS







https://offtherailsmag.com/















Organica Magazine







http://organicamagazine.tumblr.com/















Paradise Magazine







https://paradisemagazine.us/












Phases Magazine




http://www.phasesmag.com/












PHMuseum




https://phmuseum.com/












Photo-eye




http://www.photoeye.com/












Photograph Magazine




http://photographmag.com/












Photography-now




http://www.photography-now.com/exhibition












Photoworks




https://photoworks.org.uk/












Pool Resources




http://www.poolresourceszine.com/












Positive Magazine




http://www.positive-magazine.com/












PYLOT Magazine




http://www.pylotmagazine.com/












Rookie Magazine




http://www.rookiemag.com/












SeeSaw Magazine




http://www.seesawmagazine.com/












Street Photo International




http://streetphotographyinternational.com/












The Art Gorgeous




http://www.theartgorgeous.com/












The Editorial Magazine




http://the-editorialmagazine.com/












The Heavy Collective




http://theheavycollective.com/












The PasseNger Times




https://thepassengertimes.com/












The Wild Magazine




http://thewildmagazine.com/












THIS IS WHAT INSPIRES US




http://www.theinspiration.com/












VECTRO AVE




http://vectroave.com/












Whim Magazine




http://www.whimmagazine.com/












VIIPhoto




http://viiphoto.com/












Yatzer




https://www.yatzer.com/












YET Magazine




https://www.yet-magazine.com/












1000 Words Photography




http://www.1000wordsmag.com/












>>>>>>>>>>>>>>>>>>>>




微信公众号:hsyphoto




微博:@ihanshiyang






【烛审】在我准备和现男友确定关系的时候,抛弃我的前男友带着亲友找上门来了(上)

好吃啊啊啊

Ida:

为了嫖光忠我真是脸都不要了,CP是烛→婶←烛。这是个悲伤的故事,憋笑。


----------


漫无目的地走在阳光大好的树林中,耳边是莺歌眼前是燕舞,我却没有半分欣赏美景的心情。


就在五分钟前,我被自家的刀们从本丸里赶出来了。


没想到担任了两年审神者的我,居然会因为一个小姑娘沟里翻船了,想想送她的小裙子我就心痛。


维生不易啊,有那点钱我干什么不好,资源都能买一堆了。现在好感没刷到就算了还被反咬一口,用哪个什么什么咒术慢慢把我的存在替换成她的,直到咒术完成,彻底被替换的我就成了他们眼中赖着不走垂涎刀剑的坏人。


我冤不冤,我心痛不痛。


被赶走的时候我就看着那位万年不换的近侍刀,在他金色的独眼里企图找到一丝波动。然而穿着内番服也帅气逼人的付丧神只是冷淡地看着我重复了让我离开的话语。


恋恋不舍地再看了一眼他胸前运动衫被胸肌勾出的阴影,一想到以后这都不属于我了,顿感心碎的我哇地一声哭了,然后启动了传送器离开了本丸。


刚落地就发现这里是厚槛山的我瞬间就把眼泪憋了回去。


咋回事,我记得在操作传送器的时候设定的是现世的时间啊?


历史烂的和爷爷做的糊糊面有的一拼的我,陷入了迷茫,和晚上不知道吃什么的恐惧中。


野果,认不出,野菜,认不出,野兽,打了也不会处理。


呜哇——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娘哦我好想念光忠和他的厨艺。


“…审神者?”


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嗓音响起,宛若神迹。我心里一颤,猛地抬头惊喜地看过去,“光…?!”


男人打理地一丝不苟的装束早已被伤痕和血迹毁地一干二净,一手堵着腹部血洞的他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还游刃有余地朝我看来,眼里是一片沉静。说来也奇怪,正午的阳光这么灿烂,唯有他站立的地方是一片阴影。


陌生的灵力波动让我立刻意识到这不是我认识的光忠,但看到男人的惨状,我还是立刻变了称呼朝他跑过去,“烛台切?要命了你家的审神者呢,这是遇到检非了吗怎么会重伤。”


我也顾不上眼泪还没擦干净,急匆匆地抚上他的刀刃就开始手入。


“…多谢。”他没有拒绝,反而顺着我的力道靠着树干坐了下来,“的确是遇到检非违使了。战力不足,我引开了两个,就和大家走散了。”


男人用温和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解释着缘由,未被眼罩遮挡的那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你家的审神者是新手吗?检非多好打啊怎么会出现战力不足的情况。”我一手放在他的刀上,一手摸进袖子里找了找,翻出一个加速手札散成灵力帮助手入。


今天本来预计是要去白金台的,在袖子里藏了一摞的手札现在倒是派上用处了。


烛台切笑了一下,恢复如初的身体让他看起来轻松不少,“他也很努力了。”


忽然想起了以前光忠也是这么鼓励我的,我也就不再说什么,刚想问他是要继续去寻找同伴吗,就见他忽然伸手,指尖触上我脸颊的同时帮我抹去了什么。


“那么,冒昧地问一句,您的刀呢?如果出了什么事,跟在我身边应该安全一点。”


我仰头看他严肃地看着我,眼里掺杂着担忧和关心。


“啊,嗯,我是遇到一点事,一会儿找到你的审神者的话,能请他把我送回现世吗?”我犹豫了一下,没有解释太过糟心的缘由,而是直接对付丧神提出了请求。


“好。”他毫不犹豫地应下了,也没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好像忘了一开始我朝他喊的是什么名字。


牙白,虽说分灵因为跟随的主人不同也会有差别,面前的这位除了跟我生疏了一点,完全就是光忠的样子。


跟在他身后走了一段时间,认不得路的我只会跟在男人身后好好走路,然后用灵力感知提醒他绕开溯行军,直到前方某处出现了审神者和刀剑的气息。


我立刻打起精神拉了拉他的衣摆,“光…烛台切,去那边看看吧。”


他应了一声,顺手用刀尖削开路边的灌木方便我走路。我没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放在人家衣服上,就这么拉着走到了那边的一群人影前。


很可惜的是,不是烛台切的审神者,倒是我的熟人。


“白石?”梳着马尾的少女一见我扯着烛台切走过来立马露出牙酸的表情,“你终于丧心病狂到拉着你家的光忠到战场上秀恩爱了吗。”


“我求求你放过我的狗眼,尽快提交申请直接去结婚好吗。”


“咳咳咳!”我很想说什么来打断她的话,奈何妹子的嘴皮子蹦的比枪还快,两句话说完基本上我身边的烛台切就什么都知道了。


“您误会了,我们只是和其他人走散了。”烛台切面不改色地说道,这坦然自若的反应我真想给他比个小心心。


妹子闻言摆摆手,一脸“你迟早药丸”的表情,和我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她不知道我已经丸了。


“抱歉,刚才擅自说了那样的话。”等人走远后烛台切带着歉意对我说道。我默默地收回了放在人家衣服上的魔爪后摇了摇头,“也好,这么丢脸的事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


我说着犹豫了一下,就冲着正耐心等我说下去的男人那张脸我也憋不住什么话,索性一股脑儿地就都说了,从遇见那个漂亮的小姐姐到最后我是如何被赶出本丸的,也许因为面对的是烛台切光忠,我说的极为放飞自我,边说边哭,重点是失去了光忠和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饭菜了。


那一本丸的刀剑仿佛都被我遗忘了。


穿着笔挺西服的付丧神一言不发地听我说完,只在最后摸了摸我的头算作安慰,还友情提供了衣服下摆供我擦眼泪。


“这样的话,与其就这么回到现世,不如和政府上报比较好。”男人托着下巴沉吟了一下,接着将手放在我的肩上,语气笃定,“只是记忆被替换而已,你们的契约并没有断,还有挽回的余地。”


“我不。”我一边努力把他的衣服下摆抹平一边回答,“把我赶出去的时候这么冷酷无情,为什么要我去挽回,要挽回也是他们哭着求我回来。”


烛台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拍了下我的后脑没接话,只是提议现在天色不早了,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再说。


身为付丧神他的身体素质比我好很多,所以在吃了他准备的晚餐后,我在他身边扒拉了一个地方就准备小睡一会儿,他负责守夜。


本来还清醒的我忽然感到睡意上涌,嘴里刚还说着晚饭很好吃,尾音就变得有气无力起来。在被扯入黑暗前的最后一个印象就是树枝在火焰里崩裂的噼啪声,和被戴着手套的手附上眼睛的陌生触感。


“那以后,每天都做给你吃。”


夜色里男人的面容看不真切,薄薄的唇优雅地一开一合,唯有那只眼睛泛着不详的鲜红,化作无形的枷锁将我钉在原地。


!!


我猛地从床上起身,刚喘了一口气,周围熟悉又陌生的环境又让我倒抽了口凉气。


这是本丸内部,这不是我的本丸内部。


然后我又抽了口凉气,因为我发现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了一只手,随即另一个人的体温贴上。


“做噩梦了吗,抱歉。”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背,压着性感尾调的声音在我头顶上响起,“毕竟是暗堕的神气,等你适应了我的侵入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你等等。


我一脸懵逼,转头看向男人的脸后又又又倒抽了一口凉气。


“怎么了,主上?”换上深色寝衣的付丧神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他过长的刘海下一双猩红的眼眸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眼前。


在“呸谁是你主上”之前,我首先想到的是“你为什么要摘眼罩这是犯规。”


“…没事,继续睡吧。”我默默吞下所有话,在付丧神诧异的注视下给自己盖好被子乖巧地合上眼准备继续睡觉。


谁也不知道我的内心此时已经被“光忠救命”刷屏了。


-------------------












白烛:为什么那个人边哭还要盯着我的胸看,为什么她走了以后我居然会怀念盯着我胸看的那个眼神


婶婶:就在我为了吃不到光忠做的饭而痛哭流涕的时候,上天又掉落了一个光忠给我,惊喜,意外,赤鸡


黑烛:自己对老婆不好,就不要怪别人对你老婆好:)




以上都是我瞎说的,别当真









关于同人创作的吐槽

土拨鼠与挖掘机:

咦我居然打了这么严肃的标题【并没有


其实是看别处有提到同人创作的态度所以想到了一些基本概念的问题……唉其实每次看到有人搞混我也是挺捉急的,不过还是关起门自己吐吐槽算惹_(:з」∠)_


1、AU,架空和PARO


AU和架空!不一样!


AU和PARO!也不一样!


架空和PARO!也!不一样!


AU,全名Alternative Universe,顾名思义就是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的意思就是,只要是和原作的设定不一样的创作,就是AU。


换句话说,不管是在原作的某一个时间点开始创作与原作后续发展不同的故事,或者完全的架空,都是属于AU的。


拿最近看的钻A举个栗子,如果有一篇文,设定为容纯没有去青道,其他人还是在青道安定打棒球,那么这是一篇AU同人。


如果另一篇文,前面沿袭原作设定,然后中途将夏季决赛的结果改为赢了稻实进军甲子园,那么这也是一篇AU同人。


如果还有一篇文,全员都没有打棒球而是改去打篮球(……)了,这也还是一篇AU同人。


因为它们都与原作设定相左。


所以总的来说,同人创作除了严格的原作向同人之外就是AU同人。


PS:百度百科的介绍认为Predictive fiction(预测同人)也属于AU的一种,不过我倒不这么觉得,因为原作没有完结的情况下根据原作设定对后续剧情进行猜测和自行创作,应该是属于原作向的一种,不过这也是我的个人观点……




架空就简单了,原创意味上的架空是指设定有别于现实世界或者实际实事,同人意味上的架空自然就指的是区别于原作设定的创作。


不过比起AU基本上包揽了所有原作向同人以外的类别,架空同人往往仅指完全脱离原作背景和环境设定的那种。只要主要角色还在原来的环境设定中,一般都不会被归到架空里面。


还是举钻A的栗子,上面那篇全员去打篮球()的,就是一篇打篮球设定的架空同人。而前面的两篇因为还是处于原作世界观下,所以并不会被称为架空。




PARO,啊……说到这个就要从同人志的源头谈起……


咳好吧,PARO这个词来源是parody,原本的意思是指比较接近恶搞性质的模仿行为。应用于同人圈的时候则是aniparo和gameparo这两个词,它们指的是动漫改编同人志和游戏改编同人志。


……但是说这个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就像同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同人的意思了一样,paro也不是当年的paro了!【x


由于原意是指模仿和改编,所以PARO一般而言是指借用一部作品已有的世界观设定来进行同人创作。对,重点是借用已有的世界观


所以像每个圈子都会有的哈利波特PARO,或者很多圈子都会有的狂野情人PARO,或者有的圈子会有的魔戒PARO,这些都是将某个作品的世界观借过来,然后将另一篇作品的角色和人物关系放进去进行同人创作。


而很多作者让我很头疼的是,她们会简单粗暴地标上“警匪PARO”“佣兵PARO”“古代PARO”“现代PARO”……不不不请你们换成警匪架空古代架空现代架空好吗,那完全就只是朴素的架空啊_(:з」∠)_


不过反正这也只是我个人看法……




2、原作者就是叼


欧美作品相关的slash小说,在创作的时候作者往往会在文前发表一个很重要的弃权声明:这些角色不属于我。


而对于原作向同人的作者来说,不仅角色,还有他们的人际关系,生活环境,一切世界观设定,都不属于作者。


他们属于原作者。


所以说,不管你觉得原作有多少槽点,作者的设定有多么不科学,剧情的发展有多么生硬,都没有权力去改变它。


对,你可以在同人里写出自己的想法,改变剧情的走向人物的命运甚至他们本身的性格。但是在做这一切的同时也要认识到一件事:你从来都没有权力这么做。


这里要插播一点就是我从来都认为同人作者写出任何东西都是个人自由,这个任何东西里可以包括架空包括crossover,甚至包括NC17,包括OOC,包括ABO或者BDSM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是关起门来自己写。


放出来了就不能怕被人骂嘛。


有句话将同人创作称为“戴着镣铐跳舞”。大家又不是傻子不知道戴镣铐很累很麻烦,但是创作同人本身就是捡了人家现成设定的便宜,吃了人家给的饭你还嫌弃人饭不好吃那是你的自由,但是当场说出来被人泼一脸汤也是难免的不是?


所以——着重说OOC,我一向觉得哪怕同人作者跟原作者是灵魂之友也不可避免会出现OOC的情况,只是根据对原作剧情的把握大家各自程度不同而已,所以最重要的是对原作的态度。只要尊重原作用心去揣摩起码五成以上的精神能领会得到吧?就算实在领会不到但是心意到了也无所谓,大不了我不看就是了()。但是用着人家原作者创作出来的角色和设定然后反过来嫌弃原作……我就不说某些个圈的某些粉了,端起筷子吃饭放下筷子骂娘,这分明是素质问题吧。


也别说原作者本身怎样怎样,人家就算是一拍大腿临时想出来了个角色然后随便糊弄糊弄把他的剧情写完了,那也是人家的自由,原作者就是叼不要不服,有本事你自己去原创故事,要么就老老实实听原作的。




3、关于HE和BE


反正我是剧情合理派。


只要合理就是好E,结局强行喂SHI的原作哪怕大家一起手拉手HE我也不会接受的。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给大家安利一个诗词网站!

REBLOGGS:

温毓舒:



http://sou-yun.com/index.aspx
 【搜韵-诗词门户网站】


啊啊啊今天无意间百度出来的!


里面诗词很多很全!特别多文学家们的诗话词话诗刊!不但有文学大家们的!连首辅大人们的诗话都看到了!


还可以帮你简体繁体切换!重点是!!!可以校验诗律!!!可以帮你查典故!!!还有好多影印的诗词本!!!


还!可!以!自!动!笺!注!


那还买什么书!!!【。


快来快来吃我安利!!!